0°

Sam Altman回归OpenAI ,董事会重组,Ilya Toner被开除

  “我们已原则上达成协议,让 Sam Altman 重返 OpenAI 担任首席执行官,并组建由 Bret Taylor(主席)、Larry Summers 和 Adam D’Angelo 组成的新初始董事会。我们正在合作找出细节。非常感谢您对此的耐心等待。”

  ChatGPT又双叒宕机了。

  继半个月前大规模宕机之后,ChatGPT这次因访问暴涨,再一次下线。

  推特上,网友一片哀嚎。尤其是正在准备期末的大学生们,纷纷发帖吐槽「这学没法上了」!

  OpenAI这波大动荡,已经搞得全公司上下人心惶惶,让人不禁联想所有事情的关联性。

  彭博最新消息称,Sam Altman正在与OpenAI董事会重启恢复CEO一职的谈判。

  不过,据知情人士透露,Altman有可能官复原职,也有可能成为过渡董事会中的董事。

  此外,OpenAI新任CEO Emmett Shear上台第一件事就是,调查被赶下台的Altman。若他没有不当行为,Shear本人会主动离职。

  更有戏剧性的一幕是,看不够热闹的马斯克一大早公布了,一封来自OpenAI前员工的举报信。

  信中表达了对Sam Altman和Greg Brockman极度不满,并列出了他们的「七宗罪」。

  不一会儿功夫,这封信直接404了。

  也看OpenAI未来的问题愈演愈烈,不仅让许多投资者大失所望,而且让许多客户开始另谋他路。

  据称已经有100多个OpenAI客户开始投奔微软、Anthropic、谷歌等强大的竞争对手。

  若这个剧本一直还未更新大结局,可能对OpenAI自身来说,业务的外流,只会带来致命性的打击。

  Altman与董事会重启谈判,临时CEO着手调查

  不过,事情还是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还记得周一之前,Sam Altman下台之后,董事会完全拒绝与公司高管进行谈判。

  今天,彼此能够坐在谈判桌前,似乎让整件事情的发展再次有了转圜之机。

  知情人表⽰,Sam Altman、新任CEO Emmett Shear和⾄少⼀名董事会成员Adam D’Angelo正在进⾏谈判。

  另外,OpenAI的一些投资者也参与了此次谈判。包括兴盛资本、Khosla Ventures、老虎全球管理、红杉资本都在推动Altman恢复原职。

  如果Altman回归,有可能继续担任公司CEO。另外,在讨论的⼀种⽅案中,Altman还将成为过渡董事会的董事。

  多位⼈⼠表⽰,前Salesforce联席⾸席执⾏官Bret Taylor也可能担任新董事会的董事。

  彭博分析道,Sam Altman可能重返OpenAI担任⾸席执⾏官,这可能会加强微软的战略定位,尤其是微软能够在新董事会中获得⼀席之地。

  「这也可能是微软最希望看到的结果,因为如果微软雇佣OpenAI的⼤部分员⼯,将⾯临很⾼的法律风险。在监管障碍不断的情况下,我们认为微软收购OpenAI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周一,OpenAI全球事务副总裁Anna Makanju向员⼯发出⼀份备忘录,称公司⼀直在与董事会、Altman和Shear进⾏「激烈讨论」,以团结公司。

  紧接着,OpenAI⼤多数员⼯发起「政变」,签署联名信,威胁董事会如果不恢复Altman的职位,全员辞职。

  此后⼏天,董事会成员和⼯作⼈员纷纷表⽰,解除⾸席执⾏官的职务与「渎职」或「安全」⽆关,从⽽给外界留下了很大的猜测空间。

  就连,OpenAI最⼤的投资⽅微软CEO纳德拉公开表⽰,自己没有得到任何解释。

  另外,据熟悉此事的⼈透露,就连Shear也被蒙在⿎⾥。

  他曾对与OpenAI关系密切的⼈说,如果董事会不能以书⾯形式向他明确传达突然解雇Altman的原因,他就不打算继续留在公司。

  马斯克收到OpenAI前员工举报信,现已404

  在线吃瓜群众马斯克也来爆料,OpenAI信中提到的问题确实值得调查。

  那么,这封被404的信件,似乎给出了为什么罢免Altman间接解释。

  以下是信件全文。

  致OpenAI董事会:

  我们今日写信给您,是为了表达我们对最近发生在OpenAI的事件,尤其是对Sam Altman的不端行为指控的深切关注。

  我们是前OpenAI员工,在公司经历巨大动荡和混乱时期选择离开。如今您亲眼见证了敢于反抗Sam Altman会遭遇什么,或许能理解为何我们许多人害怕报复而选择沉默。但现在,我们不能再保持沉默。

  我们认为,董事会有责任全面调查这些指控,并采取适当行动。

  我们恳请:

  • 扩大Emmett的调查范围,包括自2018年8月OpenAI从非盈利转为盈利机构以来,对Sam Altman行为的全面审查。

  • 公开征集此期间辞职、请病假或被解雇的前OpenAI员工私人声明

  • 保护那些站出来发声人士的身份,确保他们不会受到报复或其他伤害。

  我们认为,许多OpenAI员工被迫离职,是为了促进公司向盈利模式的转变。这一点从2018年1月至2020年7月间OpenAI员工流失率高达50%可见一斑。

  在我们任职OpenAI期间,我们目睹了Sam Altman和Greg Brockman在欺骗与操纵行为,这完全是被他们追求人工通用智能(AGI)的不懈欲望所驱动。

  然而,他们的做法让人严重怀疑他们的真实意图,以及他们是否真正将全人类的利益放在首位。

  我们中的许多人起初对OpenAI的使命充满希望,愿意给予Sam和Greg信任。

  但随着他们的行为越来越引人担忧,敢于表达疑虑的人被压制或迫使离开。这种系统性的压制异见营造了一个充满恐惧和威胁的环境,有效地扼杀了对OpenAI工作伦理影响的任何有意义的讨论。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