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微软这回可算踏实了?员工集体“逼宫”成功,奥尔特曼回归OpenAI

  一周内,AI巨头美国开放人工智能研究中心OpenAI的“宫斗剧”经历了反转反转再反转。11月22日,OpenAI在社交平台上宣布,已原则上达成协议,奥尔特曼将重返OpenAI担任首席执行官。

  OpenAI联合创始人兼前总裁Greg Brockman回应声明称:“今天取得了惊人的进展,我们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大和团结。”

  微软CEO纳德拉称,对OpenAI董事会的变化感到鼓舞,这是更稳定的OpenAI治理的关键第一步。

  此外,OpenAI新董事会计划审查Altman被解雇的情况。

  OpenAI前员工举报奥尔特曼

  北京时间周三(11月22日)早间,马斯克在X(原推特)上转发了一个GitHub链接,称“这封关于OpenAI的信是刚刚发送给我的,(信中的)这些问题似乎值得调查”。

  在这封信中,作者列举了一些有关奥尔特曼和布洛克曼的不诚实和“操纵行为”的案例。例如,奥尔特曼要求OpenAI研究人员推迟报告某些“秘密”研究计划的进展,这些计划最终因未能快速取得成果而被终止,对此质疑的人被认为是“文化不合”,甚至被解雇,有些人甚至在 2019 年感恩节前夕遭到解雇。再比如,奥尔特曼曾秘密而频繁地利用OpenAI的非营利资源来推进他个人的目标,特别是出于与马斯克决裂后的怨恨。

  作者直言,OpenAI的治理结构是被奥尔特曼和布洛克曼精心设计的,使得员工无法参与监管盈利运营,这主要是因为他们与奥尔特曼和布洛克曼存在固有的利益冲突。这种不透明的结构也让奥尔特曼和布洛克曼可以不受惩罚地进行操作,避免被追责。

  截至目前,OpenAI、奥尔特曼和布洛克曼尚未对该信件的内容给出任何回应。

  有知情人士称,在OpenAI董事会与各派之间的谈判继续进行的同时,微软一直在为OpenAI员工的涌入准备办公空间和办公资源。

  知情人士表示,微软正在LinkedIn的旧金山办事处设立办公空间,这一办事处距离OpenAI的办公楼仅10分钟车程。此外,微软还在准备办公空间、办公设备等,以确保OpenAI的员工能够立即投入工作。同时,微软还配备了法务和人力资源人员,随时准备处理招聘和入职事宜。

  当地时间11月19日,微软CEO纳德拉在社交平台X上表示,OpenAI创始人Sam Altman(山姆·奥尔特曼)、Greg Brockman(格雷格·布洛克曼)将加入微软,领导一个新的高级人工智能研究团队。此前,据知情人士透露,OpenAI董事会不顾投资者要求山姆·奥尔特曼复职的呼声,聘请Twitch前CEO埃米特·希尔担任首席执行官。

  当地时间11月20日,超过700名OpenAI员工签署了联名信,以辞职相要挟,要求公司董事会辞职,并恢复两位联合创始人山姆·奥尔特曼、格雷格·布洛克曼的职位,否则他们将加入微软。

  英国路透社20日报道称,OpenAI一些投资者正探讨起诉董事会的可能性。此前,OpenAI首席执行官萨姆·奥尔特曼因遭董事会驱赶而“下台”。

  报道援引知情人士的话说,这些投资者正与法律顾问磋商他们的选项。尚不清楚他们是否立即起诉OpenAI董事会。

  报道说,这些投资者担忧,一旦OpenAI因奥尔特曼离职而“大厦倾塌”,他们可能损失巨额投资。OpenAI目前是美国科技界最炙手可热的初创企业之一。

  微软也有担忧

  “如果(奥尔特曼等人)真的要加盟了,带着大部分的员工,本质上是重建一个微软旗下的OpenAI。这样对微软是绝对的利好。”AI技术博客Orange.AI主理人、国内某AI独角兽工程师Leo Feng表示,“这就和收购Linkedin和Github一样,带来的不仅是公司估值层面的,还有科技领先层面的(利好),因为奥尔特曼和追随者们是对AI最了解的人。”

  科技策略分析师Ben Thompson亦表示,微软本来就拥有所有OpenAI知识产权的永久使用许可,而在核心团队和大量员工加入微软之后,“你可以说微软以0美元的价格收购了OpenAI,而且没有任何的反垄断诉讼风险。”

  据了解,微软虽然不占有OpenAI的董事会席位,但它在其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尤其是纳德拉,从协助奥尔特曼回归的斡旋谈判者,成为迎接奥尔特曼及其团队加入微软的主人翁角色。以至于有阴谋论者怀疑,上述一切都是微软的“自导自演”。

  而事实真的会是微软赢吗?

  截至目前,在OpenAI的股权结构里,微软持股49%,其他风险投资VC持股49%,OpenAI基金控制剩余的2%。微软仍是最大的股东。

  但需要注意的是,微软并不在OpenAI董事会席位之列,这意味着,微软对OpenAI只有股权而无控制权。

  而在本次事件中,微软希望通过支持奥尔特曼,进而在OpenAI获得控制权。

  从表面上看,微软赢面很大,但也有一些不确定的声音出现。

  投行韦德布什的分析师Dan Ives在一份报告中称:“微软最大的担忧是,奥尔特曼最终投靠谷歌或亚马逊,而这对微软来说将是一场噩梦。”

  瑞银分析师在报告中表示,在董事会罢免奥尔特曼OpenAI CEO一职后,OpenAI一直处于动荡之中,进一步的压力可能会延伸到微软。分析师们表示:“OpenAI支撑着微软的人工智能发展和应用,如果OpenAI仍然处于动荡之中,而微软内部的‘AltmanAI’仍需要时间才能取得成果,那么微软的人工智能风险状况就会大幅上升。”

  据知情人士透露,微软CEO纳德拉一直在为奥尔特曼的回归而努力,其亲自协助OpenAI临时CEO米拉·穆拉蒂讨论奥尔特曼回归的方案,条件是微软要进入OpenAI董事会,为奥尔特曼提供更直接的支持和帮助。

  有评论认为,目前来看,微软既保住了奥尔特曼和雷格·布洛克曼这两员AI大将,同时仍占据了在OpenAI的股权,与其的合作也在继续。另外,还防止了奥尔特曼“另起炉灶”成为微软及OpenAI未来强大的潜在竞争对手。

  目前,外界对于OpenAI未来发展的质疑声不断增多。美国《纽约时报》20日称,OpenAI的技术曾经推动数百家初创企业诞生。而现在,许多企业都在担心自己的前景。

  接下来,OpenAI“抓马”大戏能否再反转,不妨拭目以待!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